Monthly Archives: July 2006

抄写 Perl 6 的 Synopses

今天下午,我继续在母亲办公室中抄写 Perl 6 的核心文档。好不容易才抄完了 S02 (Synopsis 2),然后又预览了 S03 的前几页。 抄书确实有抄书的妙处。眼到,手到,心到。高一的时候,正是凭借抄书,我才得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掌握了 VB, C 和 C++. 抄书与看书相比,缺点是苦了我的手指,优点是重要细节都不会疏漏。抄书可以强制性地放缓我的阅读速度,从而为每一句话都赢得了更多的思考时间,这的确是一件很好的事情。别看抄书似乎进度很慢,但从效果上看,却是大大地节约了时间。 之所以如此较真地学习 Perl 6,是因为我太想尽快掌握下一代的 Perl 语言了。多年来,接触了数不清的编程语言,可唯独 Perl 5 成为我“真正的语言”。如今,Perl 6 对 Perl 进行了重新的设计,抛弃了语言层面上的向后兼容性,从而给我们 Perl 社会带来了真正意义的“革命”。我很高兴地看到,许多 Perl 5 中令人不快的阴暗角落在 Perl 6 中都成为了宽敞明亮的殿堂。Perl 5 中令人陶醉的语言特性在 Perl 6 中都进化到了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步。如果说,Perl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Perl 6 | 2 Comments

tuits是什么?

我在网上经常看到程序员们(当然还有许多非程序员)在他们的电子邮件、IRC 聊天信息以及文档中广泛地使用 tuits 这个词,可是一般的字典里无论如何也查不到,即便是网络字典中也难觅其踪迹。tuits 的典型的用法如下: A> Will you work on that project? B> Well, as soon as i have the tuits. 再比如, A> Oh, i’m exhausted. i don’t think i have the tuits to finish the job today! B> alas…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计算机与 Internet | 1 Comment

完美之夜,完美之旅

傍晚,在教工用完晚餐,我独自一人于江大校园中漫步。那真是一个美妙的黄昏,凉爽得让我觉得不可思议。站在高处,迎着习习凉风,望着远处的坡地与江水,思忖着与 Cherry 的骑车之约。如是主意已定,便立马上了 19 路,赶回城去。 20:00 终于在市政府门前迎来了 Cherry。她身着黑色的T-shirt,在夜晚显得愈加端庄与美丽。于是我们结伴而行。晚上的镇江有些令人捉摸不透,我们在转过几个弯后却惊异地发现又几乎回到了原地。当时,我的确颇感狼狈,幸好她并没有一点儿怪罪我的意思。如是顺着长江路一直西行,这才步入正轨。 与她同行,不必担心冷场与寂寞。她仍像多年前那般健谈。她嘴中总有说不完的有趣的事情——我想到了“开心果”,呵呵。我们于是一路尽情地笑着,有时甚至引得路人侧目。我们聊孙昕,我们聊徐胖胖,我们聊高中老师……一切往事都融入到了清凉的夏夜中,化作丝丝笑语,令人回味,教人陶醉…… 路上行人不多,奇怪得很。不过,我们偶尔也会遇见赶“夜会”的人。他们多聚在桥头,亭边,或歌舞,或攀谈,或嬉笑:如是纳凉却也快活自在。在我眼中,他们的出现并没有搅乱这夜的清朗,反而愈凸现出这夜的宁静。凡到此处,我们都不停留,径直从他们身旁轻轻擦过…… 不觉我们已来到镇扬汽渡前。高大的收费站阻碍了我们眺望润扬大桥的视线。然而毕竟,我们是来看桥的。于是继续前行。在两旁高大的路灯的照耀下,我们骑上了大桥的引桥。这儿看不见车辆,看不见路人,于是,便成了我们自由驰骋的乐园。在引桥的高处,我们停下,或俯视桥下开阔的高速公路在昏黄的路灯下的倩影,或眺望着远处由一串灯火勾勒出的长江大桥的雄姿,抑或举首仰望那明月稀星,朗朗夜空……一切仿佛都在这一刻凝固。 夜凉如水。这真是夏夜么?呵,完美之夜,完美之旅。

Posted in 旅游 | 2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