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November 2006

XClips 与 VRG

前些日子我本打算为本周的专家系统课程制做两组幻灯片。一组是《Introduction to XClips》,介绍我基于 CLIPS 设计的专家系统编程语言;一组是《Introduction to VRG》,介绍我用 XClips 语言编写的 立体几何自动化证明系统 VRG。但由于时间的关系,只完成了第一组。第二组我真的累了,暂时不想做了(尽管有更多更激动人心的东西值得介绍)。 《Introduction to XClips》这一组幻灯片,共 94 张。制做这套幻灯的过程是非常令人愉快的,尽管有些辛苦。呵呵。这是我第一次为自己设计和实现的专家系统语言编写幻灯,激动啊~~ 如果您在江大校外,可以从这里下载 PPT 格式的幻灯: http://svn.berlios.de/svnroot/repos/unisimu/Slides/xclips/xclips.ppt 将上面的 .ppt 改为 .pdf 可以取得 PDF 格式的版本。 如果您在江大校内,则可以从江大医学院的服务器上获取: http://yxy.ujs.edu.cn/images/xclips.ppt 或者 http://yxy.ujs.edu.cn/images/xclips.pdf 经过 10 天的努力,VRG 和 XClips 这两个项目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。 高中数学书上几乎所有的立体几何部分的公理、定理现在都能正确地为我的专家系统所证明啦。对应的测试文件如下: http://svn.berlios.de/svnroot/repos/unisimu/VRG/t/sanity.t 另外,我使用高三时搜集的许多高考复习题轰炸它,也全部为它轻松搞定。对应的测试文件如下: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VRG | 2 Comments

抱怨

电子政务老师过分……居然在当中打断我……我才讲到第 20 张。一共准备了 58 张呢…… 王龙志那小子也跑了……我可是认真地听完了他的演讲了哦。 很高兴的是,开始讲的时候还有几个同学在下面窃窃私语,而当我讲到美国 FirstGov 网站以后, 所有同学都抬起头认真地听我说了。耶~~~感觉好棒哦~~~要的就是这种效果。 我要好好让咱们的老师看看电子政务课应该怎么个上法。全国新闻联播式的一页一页地朗读课件 只是没有教学经验的初学者的方式!上课一定要充满爱心,充满激情,充满乐趣, 这样才能感染听众,这样才能不误人子弟…… 有兴趣的朋友请参见我这堂课的幻灯: http://svn.berlios.de/svnroot/repos/unisimu/Slides/egov/egov.ppt 或者 http://svn.berlios.de/svnroot/repos/unisimu/Slides/egov/egov.pdf 正如我当时在演讲前所说的,幻灯里几乎每一句话都是我自己的。 如有引用,必有双引号标出。 在此之前,我已经听了太多太多大段大段抄袭的演讲。简直都厌烦死了~~~也只有张娣、王龙志, 还有 3 班另一个我叫不出名字的男生讲的还有些东西。还不至于让我感到时间被浪费了。至于 其他人的……简直就是时间“谋杀”……但出于尊重,我一直认真地听完最后一个人的报告。这也算是 给我们老师一个榜样,让她知道什么叫做最基本的尊重。 好在事先我已经给我徒儿、祥子,还有珣新完整地讲解过这套幻灯了。其实我如此认真地准备就 是想在今晚真正向同学演示一些电子政务方面的实实在在、有血有肉的东西。看来我是没有机会 在公共场合完整地讲完这套幻灯了。 事实上,我对我的每一次上台机会都是非常珍惜的。讲台是一个很光辉、很神圣的地方。可悲的是, 许多大学里的职业教师看不到这一点。从我们的许多老师身上我能清晰地感受到一种普遍的沮丧情绪。 似乎他们认为在大学里教书是一种“低就”,是一种“委屈”。 而我从讲课和教学当中却发现了极大的乐趣,这种乐趣不是一般的编程和私人的交流所能比拟的。 那是一种与许多朋友进行思想沟通的美妙场合! 是啊,“与其诅咒黑暗,不如点亮一枝蜡烛。”我希望以我的实际行动作出一些贡献(对自己的, 还有对我的朋友们的)。这样才能让我觉得安心。 与应试教育抗争了这么多年,我真的累了。尽管在这个过程当中也积累了一些东西值得和我的同学们 一起分享。 明天专家系统课程还有一个极有有趣的讲座,有兴趣的同学欢迎光临啊~~~ 周五下午 7、8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随笔 | Leave a comment

以苦为乐

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是如此虚幻。疾病和死亡会在任何时候轻松地毁灭原本引以为荣的一切。健康时会全然忘却病时的巨大痛苦,而在病中时会如此羡慕平日里觉得平淡无味的一点一滴。 死亡最终会降临到我的身上,你的身上,他的身上。是啊,年轻人怎么会真正认真地思考老苦和死苦呢?在青年人的眼中,生活像一条彩色的绸带,无限地延伸至未来。逻辑上的老去和死亡,究竟是“逻辑上”的,我们的大脑认同,而我们的心其实不然。 我不敢去追问。不敢去追问学习的意义,追求的意义,生命的意义,以及存在的意义。 我习惯于化苦为乐。我擅长这桩事情。面对很枯燥的学科,我也会想尽各种方法去挖掘它的美,它的本质,让自己能在那里面找到一乐趣,做出一些事情。如此折腾,无非是想为自己学习各门课程寻找一个理由。其实,仅是寻找一个借口。 上大四的今天我还在摆弄高三的几何题,仅仅是因为我想继续高三时搞的一个自动化证明项目。表面看来很酷,深究起来觉得可悲。我还在自己延续高考给我的伤害。我还在自己延续那个可笑的“借口”。 从很小的时候起,我就沉迷在这种游戏之中,而且乐此不疲。不能说我是假装对它们感兴趣。我真的发现了它们的美,我真的喜欢上了包括数学在内的那些原本很讨厌的学科。可又能怎样?我还是不知道它的意义。 确实,在这一连串无休止的游戏中,我积累了许多领域的知识和技术,其中的许多是让我身边的不少同学羡慕的。可那又能怎样?又有什么意义呢? 是啊,我或许有了这些东西,可以更容易地找到工作,更容易地找到比较好的工作。可那只是为了活下去,并没有解释为什么要活下去。 我想过我也许会而且也应该为人类的进步做贡献,让现在的人们,以及我们的后代生活得更好。可是,我看到的现实是,随着物质文明的日益丰富,人的欲望也日益膨胀,人的压力也日益增加,人的道德也日趋滑落,人的生活也越来越不幸福。 毕竟,幸福是一种感觉,而不是一种物质。 看来,我不应该再去“添砖加瓦”了。我们所吹捧的那些科学、那些技术,无法向我解释人生的意义,无法向我解释它们自己的“真正意义”,无法向我解释这个世界这个宇宙的意义。 我在孩童时就渴望知晓星空后面的秘密。这个世界的本质只有一个,生老病死的源头只有一个。我是如此渴望在今生得到它。将自己的时间浪费在那些自己编造的“借口”上,浪费在与这个应试制度作抗争上,实在是无趣的很,实在是可惜的很。 今天的人们似乎更多地是向“外”去求索。于是这才有了天文学、物理学、化学、生物学这些东西。我们喜欢说我们每天都在进步,每天都在接近那个“绝对真理”。可如果我们的方向从一开始就错了怎么办?如果我们历尽千辛万苦,发现自己苦苦追寻的“真理”其实是一场空,怎么办?如果我们在这个过程中,自己把自己毁灭了怎么办? 我们的科学真的在接近真理,而不是在远离真理么? 接近真理的时候,我们的烦恼应该越来越少,我们的品德应该越来越高尚,我们的生活应该越来越幸福。 真正的智慧,只有那些有德行的人才有资格——或者说才有可能获得。真正的智慧应该让我们远离生活中的一切苦恼。 我要看着自己,嗯,紧紧地盯着。看着自己的过失,看着自己的迷惘,看着自己的贪欲。 我要坐着思考,嗯,静静地沉思,思考自己的存在,思考自己的痛苦,思考自己的出路。

Posted in 随笔 | Leave a comment

怎样生活

每天都在奔跑————不好,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 每天都在学习————不好,这也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 每天都在工作————不好,这还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 我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呢?我不知道。 嗯,或许是那种比较清闲的生活。繁忙让我厌烦,压力让我不悦。 让别人拉着我向前奔跑?天哪,那有什么趣味? 让自己逼着我向前奔跑?嗨,奔跑又是为了什么? 按照“习俗”追求的许多东西,想来根本没有意义。归根究底,仍是放牛娃的逻辑:学习,成功,娶妻,生子,学习,成功,娶妻,生子…… 无聊之极。 极少去思考自己的思考。平日里所谓的思考,想来更多的是一种习惯,一种迷惑。 恶念在心中生起来却浑然不知,甚至乐此不彼。可悲,可叹,可恶! 终日只知愤世嫉俗,殊不知最俗最坏的竟是自己。 妍媸自彼,与我何干! 其实只愿在大部分的时间里,能够真真正正地静下心来,读懂我的灵魂,读懂我的心…… 这个世界是虚幻的,我的心也是虚幻的。无奈。

Posted in 随笔 | 1 Comment